简体 |  繁體    English
深圳客服


86-755-25987001


联系电话
0755-25985415
0755-25943395
0755-25985415
0755-25943653

传真
0755-25986996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北京高院2月29日开庭审理奥运主题歌《我和你》抄袭案
时间:2012-3-23 15:35:27
 转载:北京高院将于2012年2月29日开庭审理奥运主题歌“我和你”抄袭案,允许旁听,带上身份证即可。     山东大学副教授王瑞华与湖南永顺县文联主席张明仁认为2008奥运主题歌“我和你”是抄袭剽窃了自己的作品,于2010年8月将奥运音乐总监陈其钢、“我和你”词曲的署名作者陈其钢起诉到法院,海淀法院立案后移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这是本案的二审,本案的第一次审理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承担,在审理中陈其钢与征歌办官员任小珑均向法院提交了不诚实证词,但一中院仍以“被告接触不到征歌作品”与“不构成实质性相似”为由驳回原告的申诉。
   两位原告王瑞华、张明仁不服判决,上诉至高院,上诉的理由如下:
   一,上诉人是奥运歌词《我和你》的原创作者,一审对此认定事实不予认定是在袒护被上诉人。
   二,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剽窃抄袭上诉人歌词的事实没有认定是不妥的,对上诉人提供的北京师范大文学院教授张清华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馆常务副馆长吴义勤教授等的专家鉴定意见弃而不提,属于诉讼程序违法;一审法院以不存在“实质性相似”为由就轻而易举地掩盖了陈其钢的剽窃行为,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三、一审法院以所谓的“公用领域通用表达语汇”来否认上诉人作品的独创性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
   四、被上诉人接触并抄袭了上诉人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北京高院受理后,将于2012年2月29日开庭审理此案!


一审中陈其钢等向法院提交的不诚实证词:
    2011年7月20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此案。陈其钢委托了代理律师,其本人没有出席。
  因为王瑞华、张明仁都有送达奥运征歌办的证据,双方律师辩论的一个焦点是奥运总监是否接触到歌词。
  陈其钢提交法院的证词是:他尽管是音乐总监,但不是评委,也不负责征歌工作,因此接触不到征歌作品,所以不存在抄袭。
  而征歌办官员任小珑也在提交法院的证据中表明,征歌办当时只提供过47首精选的作品给陈其钢看过,这里面不包括王、张的作品,因此陈其钢接触不到王、张的征歌作品,不存在抄袭。
  对此,原告和代理律师并不认可,被告陈其钢的身份是北京奥运会音乐总监,“音乐总监”的职责就是负责北京奥运会音乐业务的监督工作。包括歌词的遴选、风格的把握、演员的选择等等。怎么会没有机会接触上诉人的歌词呢?
  而原告律师提交的证据则表明陈其钢接触到了征歌作品:
  陈其钢在2008年8月12日接受腾讯网的记者刘建宏的采访时曾说:“我听到了我们征选这几年的歌曲,我们必须听,要纳入进来,因为我是管音乐的人,必须听!”
  张艺谋也曾公开对媒体说陈其钢听了不下两万首投稿歌曲,这些都是当时媒体的公开报道,至今网上都能搜索到,这表明陈其钢不但接触到了作品,而且与征歌办官员均向法院提供了不诚实的证词。

    这样的剽窃者毫无羞耻可言。这是许多特色中国的文化大亨的共同的厚颜无耻的特征。
    如此明显的奥运歌曲抄袭事件,法院竟然视而不见,法院是到底是文盲还是法盲


         由北京奥运会歌词抄袭事件想到的

      ——如此明显的奥运歌词抄袭事件,法院竟然视而不见,法院是到底是文盲还是法盲?

     (哈哈,如果都像此文中的法院一样,我的跑题就不算跑题了)

             仲彦(土家族)


   作为一个诗人,我关注网上报道的奥运会主题歌词抄袭事件已经很久,这么明显的抄袭,竟然被法院以不存在实质性近似为由,认定王瑞华先生提出的“我和你”等表达,是公有领域的常用表达,而且这些表达在奥运歌曲《我和你》中所占的比例很小。而张明仁的作品中有三句与奥运歌曲存在一定程度的近似,但在作品中出现的位置却不相同。因此,法院认为陈其钢的作品与王瑞华和张明仁的作品,不构成实质性的近似,并驳回两人的起诉。我不知道法院是到底是文盲还是法盲,或者是因为这么一起不光彩的抄袭事件,会影响中国奥组委的动作和识别能力,影响了中国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定权益,更为严重的是会影响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从而以从国家利益和整体形象的角度,大判爱国案,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解释。

    只要稍微从事写作和具有基本汉字判定常识的人,都可以从中看到三者的相似之处,存在极其严重的抄袭形为。

    第一、歌词题目相同。北京奥运会主题曲陈其刚先生的《我和你》和王瑞华先生的歌词《我和你》完全一样。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汉字,形式决定内容,内容影响着形式,两者基本都存在互为影响和互为因果的关系。具体讲歌词的题目决定了歌词的内容,歌词内容为题目服务,作品的好坏只是完全取决于内容表达的张力和精神,而不存在内容和题目的脱节,否则就是我们小学老师常说的跑题。

    第二、主题完全一样。都是表达“我”和“你”(这里的我你均为泛指)住在同一个地方,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和理想,聚集在一起的主题。

    第三,意境完全一样。都表达了我和你在一起手牵手,心连心的意境。

    第四、歌词的句式基本相同。相同的部分有“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在)地球村、相聚(会)在北京。”短短的一首歌词,共42颗字,竟然有这么多的字完全相同,加上其他字词的意思基本相同。

    只有稍微有点语文常识的人都知道,一篇文章的主题和意境基本相同,加上大部分字和词相同,则完全可以认定为抄袭。既然是抄袭,就得从创作的时间上进行界定了,创作时间在后的,则被认定为后者抄袭前者,既使后者自己说没有接触过前者的作品,更何况,从这起事件的背景来看,后者完全有可能直接接触前者的作品。

     这起抄袭事件的事实认定其实非常简单和肯定,但让人预想不到的是,作为这起事件判定的关键和核心裁定单位的法院,竟然缺乏如此基本的判断能力,这无异于是一起比这起抄袭事件本身引起的国际笑话更大的一个国际笑话,原来,一个国际的笑话必须用一个更大的国际笑话来掩饰和陪衬。因为,奥运会歌曲的抄袭事件本身就是一个丑陋的国际笑话,没想到,在中国这个把汉语作为官方语言和文字的国家,竟然有这么一个对自己国家语言和文字的掌握和运用竟然无知到了这种程度的法院,闹出了比原来的丑陋事件更大更为丑陋的国际笑话。所以我很有理由相信,这不是一个对自己母语认定能力的问题,而应该是一场民间与官方、草根与上层建筑二元对立的结果,是背后强大的利益集团与权力运作的复杂产物,是权力、资本与利益结下的怪胎。因为除了这样,再也无法合理解释。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名诗人,我极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国际笑话在自身生活着的这片土地上频繁地上演,毕竟,中国除了是一个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的中国,更是像我这样平凡普通的千千万万个人的祖国,我们都知道,自己的这个国家,一直说是要为人民服务的。


     以下为歌词对照:

     张明仁的《奥林匹克·北京》的歌词为,“手牵手,心连心,我们不陌生;五环下点燃圣火,相聚在北京;根连根,亲又亲,同在地球村……”。

    王瑞华先生《我和你》歌词为,“我和你,也许从未见过面;我们的心却已紧紧相连;……我和你,说着不同的语言;微笑已把我们紧紧相连;……同一个世界连着你,同一个梦想连着我,世界与梦想连着我和你……”。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歌陈其刚《我和你》的歌词为,“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为梦想,千里行,相会在北京。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




~~~~~~~~~~~

天下文章一大抄。
抄是传统,抄是美德。
抄,还是不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问题是,抄什么,怎样抄。

原上海世博会主题歌《2010等你来》竟是剽窃!



    近两天,日本媒体关于上海世博会歌曲“2010等你来”剽窃岡本真夜的「そのままの君でいて」报道很多。据日方报道,中国方面于4月19日与岡本真夜的事务所达成协议,取得该曲的使用权。岡本真夜的事务所说“该曲使用可以,但转让版权是不可能的。”暗示中国方面曾对版权问题进行过交涉,用来掩盖剽窃的事实。
    我在中国网上查到以下关于此事的报道。
    世博网4月17日消息: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新闻发言人今天(4月17日)表示,世博局已经关注到上海世博会倒计时30天推广歌曲《2010等你来》的作曲著作权存在纷争。
    上海世博会组织者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2010等你来》于2004年经公开征集和专家评审,入选世博优秀歌曲。今年,该歌曲经修改后被确定为上海世博会倒计时30天阶段性推广歌曲,并非上海世博会主题歌曲。按照世博会歌曲征集的相关法律程序,该作品的词曲作者均与上海世博局签署了协议,承诺作品系原创并不侵害第三方权益。
    新闻发言人表示,为慎重起见,上海世博局已决定暂停使用该作品。
    双方报道小有出入。无论怎样,剽窃已成为铁定事实。缪森这位仁兄我就不想多说了,在国内欺世盗名也就算了,不要把这一套拿到国际上来,拿中国人的尊严开玩笑!
    这两天,日本电视高频率播放《2010等你来》的片断,让我感到羞耻。整个中国成了被讽刺的对象。日本网上口水大战已经开始。有中国港澳台的参战,偶尔惊现韩语。
    其实,这事解决起来也很容易,只要中国方面正式道歉,停止使用《2010等你来》,马上就能堵住日本的嘴。
    这就是中日文化不同之处。在中国,道歉是面子问题,是示弱的表现,会被人穷追猛打。在日本,除了杀人放火,道了歉这一页就算揭过去了,大家就不再提了,该干嘛干嘛。有时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记得几年前,松下公司10多年前出产的燃气热水器,由于产品的老化,发生了煤气中毒事件。松下电器立刻回收这种热水器,并通过电视向日本国民道歉,提醒大家如家里有这种热水器请立即通知松下公司。松下公司的电视道歉,如同广告,反复播放,而且播放了很久,结果这一做法赢得国民的一片赞誉,松下的股票不降反涨。后来又许多厂家纷纷效仿。
    如果中国道了歉:对不起了您呐,林子大了,保不住会不出一两只歪鸟,要是知道这是剽窃作品,谁用啊,中国又不是没人材,看我们不是马上就有了新歌了吗。
这样不仅能显示出我们的大国风度,而且可以说明剽窃事件只是缪森个人问题,不能代表中国。世博会遮遮掩掩想蒙混过关,倒被人认为是中国举国在剽窃。
  我不知道世博会的负责人是怎么想的,遮遮掩掩就算了,竟然还跟人要了使用权,现在全日本笑中国没人材,不仅剽窃,连一首曲子都作不出来,要靠日本歌来宣传中国的世博会。
    中国花了钱,要了使用权,又不能用,让人笑掉大牙。
    呜呼!我已无话可说。
原文:http://bbs.qdxw.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9155
判决书:http://bj1zy.chinacourt.org/public/paperview.php?id=723391
              http://bj1zy.chinacourt.org/public/paperview.php?id=723407
打印】 【顶部】【 返回

深圳市深南中路新城大厦西座601-605 粤ICP备05044602号                   电话:86-755-25943395 25944335 25943653 传真:86-755-25986996

技术支持:交通信号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