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English
深圳客服


86-755-25987001


联系电话
0755-25985415
0755-25943395
0755-25985415
0755-25943653

传真
0755-25986996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日本:专利"赶超国"的国家技术之路
时间:2012-3-28 13:48:20
摘要: 日本再次将希望寄托在“技术立国”上。  2012年3月中旬,日本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收集的数据显示,尽管2011年由于日本大地震及其后续影响,经济复苏之路异常艰难,财政收入捉襟见肘,但2011年日本知识产权收支盈余却再创历史新高。  自从2003年日本包括专利、商标和著作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使用费首次转为盈余之后,这项纪录就一直保持到现在。虽然2011年日本的知识产权的海外收入受全球经济影响减少了1.1%,但向海外支付却减少了7.3%。  “这表明日本对海外知识产权的依存度正在降低,同时其技术立国的
 
 

       日本再次将希望寄托在“技术立国”上。
  2012年3月中旬,日本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收集的数据显示,尽管2011年由于日本大地震及其后续影响,经济复苏之路异常艰难,财政收入捉襟见肘,但2011年日本知识产权收支盈余却再创历史新高。
  自从2003年日本包括专利、商标和著作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使用费首次转为盈余之后,这项纪录就一直保持到现在。虽然2011年日本的知识产权的海外收入受全球经济影响减少了1.1%,但向海外支付却减少了7.3%。
  “这表明日本对海外知识产权的依存度正在降低,同时其技术立国的传统在100多年的历史中没有发生本质变化。”北京市中关村知识产权战略研究院院长马一德向本报记者表示。
  对于正在饱受经济通缩、出口萎缩和贸易赤字之苦的日本而言,不断增强的知识产权国际盈余,照亮了前路。
  这正是日本100多年来赖以生存的国家发展道路。
  “日本是一个致力于从战时废墟中重建技术先进的现代经济。”日本一桥大学教授长冈贞夫曾经在《菊与鹰的相遇:日本和美国创新政策的共同演化》一书中一语中的。
  如果把“战时废墟”理解成更广泛意义上的艰苦时期,那么日本的国家道路,就是知识产权的发展之路。
  从19世纪末期日本开始追赶美国技术,从模仿、改革到创新的模式持续了几十年;而后,在美国贸易战的打压下,日本的发展势头被遏制,转而开始着重于更前瞻的技术研发;进入新世纪日本技术输出国的地位不可撼动,知识产权的国际盈余正是从那时浮出水面。
  马一德说,“日本的历史,就是一个技术赶超国的发展史。”
  曾经的“小人”
  资源匮乏的日本对于专利技术的重视程度,是在与美国专利竞赛的“腥风血雨”中锻炼出来的。
  WIPO的统计数字显示,美国、日本和德国是全球专利申请的领军人,占申请量总数的58%。其中,2011年,美国的专利申请数量达到48596项,比2010增长8%;日本增长了21%,达到38888项申请,在总体数量和增长速度上直逼美国。
  一百多年过去,日本与美国的技术竞赛仍然在继续。
  “如果说模仿引进先进技术的做法是‘小人之举’,那么日本曾经也做过‘小人’。”马一德表示,“但是作为技术赶超国,这种做法无可厚非。”
  19世纪后期,日本走了一条不同但与美国并行的道路。
  “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与世隔绝后,日本面临的是一个日益被技术领先的工业武装到牙齿的外国军队游荡的亚洲。为在这个欧洲无节制的殖民扩张时代保持独立,迫切需要取得与外国技术的均势,创建现代制度。”长冈贞夫在书中表示。
  那时,技术出口国——主要是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相对较弱。二战之后,日本的创新政策主要标志是重建那些原本带动日本工业化的制度,迅速进口和改造国外技术再次成为关键的国家战略。
  日本的做法简单地可概括为:在全球范围内搜索可以获得的最佳技术,然后引进、改造、改良。
  这其中也有美国人的帮助。比如,1950年代末期,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受到多起反垄断诉讼,于是美国司法部最终调停,要求AT&T以合理的费用,将在晶体管方面的关键专利许可给其他公司使用,其中包括外国公司。
  日本正是抓住了这一机会,掌握关键技术,反过来成为向美国出口大量晶体管的产品输出国,最后成功主导了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晶体管生产。
  此后的一系列关键技术和产品都沿袭了这样的道路:美国创新,日本模仿、改造和改良。电视、计算器、数字式电子手表和汽车等都是如此。
  但渐渐地,从美国最初创新到日本成功改良并最终主导市场之间的周期似乎越来越短。
  以半导体技术为例。1970年代末,日本在半导体存储芯片DRAM(动态随即存取存储器)领域的技术突破,是整个半导体工业的技术驱动力,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芯片技术,同时在某些情况下,其销售价格还低于美国同行的生产成本。
  “日本在模仿的过程中,一直试图将美国的先进技术本土化,并且加入自己的核心附加值。”马一德表示,“从这一角度来说,日本的模仿从来没有突破过商业道德的底线,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假冒伪劣的风潮。”
  美日专利竞争与贸易战
  197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丰田、索尼、东芝与日立等老牌日本企业已经在美国市场尝到了甜头。
  马一德表示,产品、技术和定价权,是日本的“三驾马车”。
  而这引起了美国人的恐慌,在汽车城底特律,因为本土企业受到冲击而失业的工人们,愤怒地燃烧着日本汽车泄愤。“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丰田汽车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们比美国人更周到,知道在驾驶座旁边留出咖啡杯和太阳眼镜架的位置。”马一德表示。
  面对咄咄逼人的竞争者,美国开始发起一系列针对日本出口产品的贸易战。
  彼时,除了运用明面上的反倾销、报复性关税和配额等贸易政策外,美国还向联邦法院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起诉,说日本出口商侵犯了美国厂商的专利权,同时向日本施加政治压力,要求降低其半导体和计算机市场的壁垒。而这些产业,都是美国公司颇有优势的地方。
  这引发了两国在专利领域的激烈竞争,日本作为美国技术的重要输出和改进国受到了极大冲击。
  1982年,日本宣布了由政府资助的第五代计算机研发计划。与此同时,日本三大电子企业就已经开始在国内外市场上销售超级计算机,这使美国人担心,在半导体方面被日本取代领先优势的历史,会在计算机领域重演。
  于是,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一个旨在向美国的超级计算机生产商开放日本政府采购市场的协议。到了1990年代中期,美国政府还支持美国超级计算机制造商针对日本超级计算机在美国市场的销售提出反倾销诉讼,使得日本相关公司最终退出了美国市场,直到2003年两国签署“暂缓协议”为止。
  为了在国家层面上的遏制日本技术专利,美国加快了国防部牵头的“战略计算计划”,十年间在计算机领域资助额超过了10亿美元。根据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2005年的报告,这一计划直接影响了美国此后在计算机领域的绝对领先地位。
  1990年代以后,日本的创新政策出现了重大进展,日本仿照美国出台日版《杜-拜法》,强化创新能力,以此作为经济增长的引擎。从1996年开始,尽管财政形势严峻,但日本政府预算中对研究的支持有显著上升。
  也是在这一时期,日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明显加强。2002年开始,日本首相领导的知识产权政策本部协调进行一系列行动计划,2005年又建立起知识产权高等法庭。
  震后复苏与专利申请量
  2012年3月31日财年结束前夕,日本传出大型企业预估巨亏的消息:松下公司亏损7800亿日元,夏普亏2900亿日元,索尼亏2200亿日元,NEC亏1000亿日元……
  但与此同时,在3月初联合国下属机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全球专利申请数量排名中,松下和夏普分列第二和第四位。尽管前一年松下在这一排名上的“老大”地位被中国中兴通讯挤占,但双方差距并不显著。
  马一德表示,专利申请量说明一定的问题,但最后专利的授予量更是关键因素,同时还要关注专利交叉许可的数量。
  言下之意,他并不认为日本企业在技术竞争力上,随着低迷的经济一起日薄西山。恰恰相反,在亏损如此剧烈的情况下,松下和夏普仍然没有停止在技术研发上的步伐。
  而日本知识产权盈余中的大部分,是像松下、夏普这样的日系企业与海外子公司之间的交易所贡献的收入。
  “日本现在的情况是,经济的低迷期正好是企业和大学的技术加强期,有些甚至已经到了发声期。”他说。
  马一德说的这些尖端技术,包括日本对清洁技术、能源、环境以及物联网等的着力开发与掌握。
  即便在东日本地震造成经济重创之后,上到日本政府,下到日本企业和学校,都没有大幅削减对技术研发及专利申请的投入。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信证券国际公司董事长德地立人告诉记者:“地震过去一年了,如果说之前一年的政策指引以赈灾为主,那么接下来日本将靠私人部门的力量重新复苏。”(文章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叶慧珏)
 
打印】 【顶部】【 返回

深圳市深南中路新城大厦西座601-605 粤ICP备05044602号                   电话:86-755-25943395 25944335 25943653 传真:86-755-25986996

技术支持:交通信号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