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English
深圳客服


86-755-25987001


联系电话
0755-25985415
0755-25943395
0755-25985415
0755-25943653

传真
0755-25986996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全球知识产权中的企业生意经:中国技术被围攻
时间:2012-3-29 10:38:37
摘要: 核心提示:迅速更迭的全球知识产权格局中,中国企业逐渐占有了一席之地。 强者的规则: 全球知识产权中的中国生意经 当深圳唯冠及其背后的债权人因为和苹果的iPad商标战初步取得胜利而洋洋得意之时,苹果正在为自己的超微型SIM卡是否能成为下一代超轻薄手机中的“nano-SIM卡”行业标准,而与摩托罗拉移动、黑莓手机制造商RIM以及诺基亚陷入斗争。 另一边,华为在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大会上展出了自己最新研发的Ascend系列,声称是当今最快、最薄的手机,该手机中的四核处理器由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设计,而不是使
 
 

 

 

 

核心提示:迅速更迭的全球知识产权格局中,中国企业逐渐占有了一席之地。 强者的规则: 全球知识产权中的中国生意经         

 

当深圳唯冠及其背后的债权人因为和苹果的iPad商标战初步取得胜利而洋洋得意之时,苹果正在为自己的超微型SIM卡是否成为下一代超轻薄手机中的“nano-SIM卡”行业标准,而与摩托罗拉移动、黑莓手机制造商RIM以及诺基亚陷入斗争。   

      

另一边,华为在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大会上展出了自己最新研发的Ascend系列,声称是当今最快、最薄的手机,该手机中的四核处理器由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设计,而不是使用英伟达或高通的产品。与此同时,微软则宣布推出新的软件,把Windows智能手机的价格降到1000元人民币,进入中国低端智能手机市场。   

      

这些都是2012年3月以来发生的事件。迅速更迭的全球知识产权格局中,中国企业逐渐占有了一席之地。       

 

中关村知识产权战略研究院院长马一德这样分析这些最新的变化:“大部分中国企业还处于利用知识产权‘耍小聪明’的阶段,缺乏大智慧;而每每说到成熟运用专利布局、预警,并将专利技术放在核心竞争力上,说来说去就是华为、中兴等企业,少之又少。”      

 

中国似乎在用30年的时间,想要赶上西方知识产权先发国家200年的发展水平。企业的知识产权商业意识迅速开窍,但大部分围绕知识产权的“生意经”仍处于行业底端。         

 

另一方面,全球知识产权的混战,意味着改革的机遇。在中兴通讯知识产权总监王海波看来,旧势力必然垂死挣扎,新势力必然奋起抗争。这是历史规律。        

 

真正的“大智慧”是看透知识产权硝烟背后的商业逻辑。上海交通大学专攻知识产权研究的副教授许剑向记者表示,知识产权不仅是权利,更是利益,是商业策略工具。无论在国家还是企业层面的商业竞争中,知识产权本身无关道德,纯粹是生意。而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游戏规则。

 

原始模式:抢注商标、高价售卖   

      

抢注商标、高价售卖,这是目前中国人做知识产权生意的最普遍的原始模式。   

     

“现在中国人渐渐意识到知识产权这东西可以赚钱,于是五花八门的事情都出现了。”马一德说。包括最近热火朝天的林书豪商标抢注、facebook中文域名抢注以及乔丹体育被诉等案件。    

   

类似无锡女商人抢注林书豪商标不乏商业眼光和远见,但一旦被定性为恶意,其商业风险很大。如果在申请商标的5年之内林书豪方面提出撤销申请,这个抢注就算失效。         

 

这种抢注也是不少商标运营公司的主要竞争手段。乔丹体育案就是抢注者可能获得的一种下场。“即便乔丹体育诉称,乔丹是一个通用名称,但是把乔丹的两个儿子也注册了商标的行为就说不通了。你怎么说服我你不是恶意?”马一德表示。 

        

在他看来,中国人从最初对知识产权一知半解,到后来知道开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到如今学到一点经营知识产权的皮毛,又似乎走向了极端。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制定的《商标法》、而后的《专利法》和《著作权法》,中国开始在知识产权立法上与国际进行接轨;而真正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历史,严格来讲应该是11年,也就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开始发展的。   

     

对于规则的学习并没有直接带来良性的互动。在许剑的研究中发现,近年来中国企业涉及知识产权的案件数量逐步增加,但其中绝大部分是涉及版权和商标的。从早期的伪劣商品和假冒品牌,到后期的商标抢注,都是在低端水平的无序竞争。而深圳唯冠诉苹果侵占其iPad商标的案件,在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伟江律师看来,尽管法院判唯冠胜诉有一定道理,但苹果当初与台湾唯冠已经签订了协议,深圳唯冠此举并不能完全站得住脚。“现在看来,这只能怪苹果自己没看清楚了。”    

    

美国联邦第二巡回法院上诉法官陈卓光告诉本报记者:“如果我来判iPad和乔丹体育的案子,我会争取他们和解,因为这是对双方利益最大化的方案。”        

 

中国人的这些“雕虫小技”的确换来了一时的利益,很多民营企业或者商标运营公司还为此津津乐道。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真正的知识产权不在这里。  

 

真正的生意:中国技术被“围攻”         

 

国内企业利用知识产权酣战之时,跨国公司早已在专利领域对中国市场展开布局,为占领技术专利制高点而战。    

          

微软在北京地区有1000多名专利分析人员。马一德表示,分析人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到重点高校收集好创意,低价收来、再回到“专利侦察队”里,经归类编辑,形成微软的专利池。         

 

虽然诸多专利池中的技术和微软目前的主营业务无关(比如手机、白色家电、生物制药、环保技术),但他们随后进行深层次技术分析,将这些技术做成专利包,专门盯着做同类产品和技术的企业。一旦等到对手做大做强,打通销售网络,取得很大的效益后,就起诉对方侵犯其知识产权。        

 

“最终的结果,要么这些企业被微软收购,要么就向他提交高额专利许可费。微软随即就可以进入这一成熟市场。”马一德表示,微软的专利池在3-5年内会形成气候,到时候针对不同企业发难的可能性很高。       

 

 类似的,中关村的23000家企业也被许多国际机构盯住。金融资讯提供商路透社在中关村地区聚集了3000多人的团队,分析企业的技术方向、专利申请、专利布局、从而形成自己的专利地图;并寻找中关村的技术创新点和突破点,随后凭借技术优势再进行外围反攻。      

 

“人家是知识产权的高手,我们只是幼儿园的小朋友。”马一德说,“我们国内的企业还是没有意识到四面楚歌,实际上人家已经把大炮大枪架在你脖子上了。”        

 

遗憾的是,面对这些传统势力咄咄逼人的态度,中国企业目前却没有真正的御敌之策。即便在相对准入门槛较低的版权和商标领域,中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商业模式显得苍白和单薄。正如汉王科技早年拼命注册商标,最终向苹果出售iPhone标识,却没有想到与苹果合作分享iPhone中国市场一样。

 

高级阶段的游戏规则        

 

知识产权商业战争的高级阶段,已经被许多大型跨国企业诠释: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国际化。 

            

意思就是,首先进行技术的专利布局,随后努力将自己的专利写进行业标准,最终在开拓国际市场的同时将标准推向全球。 

 

“国外的企业就是通过品牌和技术转让费获得第一桶金,永远站在制高点,这就是国外企业的专利布局的一个表现,等你到达了那个阶段,他已经得到了第二桶金,永远比你技高一筹。”马一德表示。   

      

正如当年诺基亚将GSM的某些专利技术写入行业标准,使得每一个希望进入GSM制式手机的制造商等,不得不支付专利许可费。诺基亚曾经挑了一批中国手机OEM企业起诉,也正是因为对方拒交费用。      

   

而当年被迫缴纳这些费用的企业,逐渐意识到成为行业领头羊的重要性。在新一代4G LTE技术的研发中,国内企业已经几乎保持了和国外企业的同步研发水平。    

    

“研发LTE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基于攻守平衡的考虑。”王海波表示,“现在我们LTE的专利强度,和国际同行基本平行。”他表示,将自己的专利技术写入标准,也是中兴所希望的。    

    

“中国企业要么吃了亏,要么尝到了知识产权的快乐,要么因为国际化必须走出去,同时进行资本运作,否则不会主动重视知识产权的问题。”马一德说。         

 

而像中兴、华为这样的企业,早年在国际巨头的夹缝中生存,已经体会到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商业话语权的严酷现实。    

     

王海波勾勒出当下全球知识产权游戏规则说:“如果中国企业要走出去,第一专利资产的概念一定要建立起来,第二知识产权的竞争一定是全球化的竞争,第三要尊重任何对手的知识产权,第四不要恶意破坏产业,破坏竞争。”      

   

但更多的中国企业,包括大部分走出去的国企和民企,仍然停留在这样一个阶段。马一德说:“中国现在还鲜有企业懂得真正‘玩转’知识产权。”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会更给力       

  

一头狮子小跑到树边,轻松地往树干上撒泡尿,便注册了自己的权力界线和势力范围。    

          

这是动物狮子的产权界定方式。狮子领地这种产权竞争遵循先占先得和实力两个原则,谁要侵犯它的势力范围和产权,势必遭遇拼死捍卫。         

 

高等动物人类,本质还是动物,并没有比狮子的世界文明多少。    

    

iPad商标权争夺战,就是最近的例子。台湾唯冠、深圳唯冠和美国苹果的商标权争夺,各施奇计,无关乎道德,只关乎势力范围和产权利益。       

 

 文明的人类社会的产权争夺与动物庄园的产权争夺战所不同的是,游戏规则第一,实力第二。而在动物庄园,规则很容易为实力所颠覆,实力是第一。深圳唯冠并不能因为其弱小、生意不成功、濒临破产而失去捍卫自己产权的权利,道德审判的舆论归舆论,不是游戏规则。法庭也不会因为苹果的强大而有所忌惮,这是人类社会,不是动物庄园。      

   

印象中,在知识产权案里,中国企业总成为被诉侵权一方。数年前,曾与美国一位商界大佬有过一次遭遇。大佬提到美国企业界对知识产权的关切,并提及中国企业对知识产权尊重不够,中国法律的维权对于美国企业来说没有想象的那样有力度。         

 

大佬的言论没有被完全认同,实际上,力量对比之下,专利保护对于先发国家和先进企业更为有利,先发国家和先进企业在知识产权领域拥有更强大的实 力,在国际分工中居于有利地位,可以凭借知识产权而“坐地生财”,后发国家和后发企业有长期沦为“被剥削的打工者”的危险,但强者认为这是“文明的、进步 的” 规则,弱者视之为紧箍咒,免费搭车之心不死。      

   

后发国家和企业,想跳过“知识产权保护”的诅咒,“盗取”一点、“侵犯”一点,摆脱辛苦不赚钱的命运,实在是一种动物本能:寻找低成本和捷径突 破。大佬闻此“野蛮言语”,顿时脸红脖子粗,并举例德国和日本的成功归于自主创新而不是盗版,以此进一步证明盗版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无赖。         

 

大佬进而被沟通,在专利竞争领域,没有谁比谁更加高尚的问题,知识产权保护规则有利于现世的强者,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存在道德问题。强如美国,也有成长的原罪。      

   

因此问题的解决取决于双方的谈判和沟通。这种谈判是围绕权力和利益而展开的较量。当弱者变为强者时,自然就会支持对强者有利的规则。如同一个国家的衰落,在丛林世界里面,强大的时候谈的是市场自由主义,放马狂奔,弱小的时候变而求助于保护主义,围起了栅栏。         

 

中国2011年,专利申请量居于世界第二位,有理由期待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会进一步加强。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会自动遵守多少规则,而是因为遵守规则总体上对中国人更有利。       

  

因此有理由相信,中国知识产权执法力度会日严,对违法惩戒力度会加强。人们还会日益发现,全球产业竞争中,中国企业日益从被诉方转变为诉讼发起 者。知识产权诉讼生意日盛;文明社会比动物庄园文明之处在于,人类可以通过和平的交易来变更产权关系和实力范围,全球语境下中国企业相关的知识产权并购生 意也会日盛。   

      

地球社会作为高等动物主导的文明,本质上还是在一个进化论主导的丛林里,适者生存,强者的规则是至上的。因此,强者的规则,放在人类社会的发展道路上来说,是文明的,进步的。中国人曾经必须适用它、学习它,现在逐渐用好它,这是必须的。


(文章转载自:知识产权网 http://www.mysipo.com/article-440-1.html  2012.3.29)

打印】 【顶部】【 返回

深圳市深南中路新城大厦西座601-605 粤ICP备05044602号                   电话:86-755-25943395 25944335 25943653 传真:86-755-25986996

技术支持:交通信号灯